零点看书

繁体版 简体版
零点看书 > 反派二小姐在诡异东京成为神明! > 第四章:白瓷器中的红玫瑰

第四章:白瓷器中的红玫瑰

九条麻野死了。xiaoshuocms.net

死在一只诡异的手中。

现场发现他残破不堪鲜血淋漓被撕咬的身体,还有一只他拼死杀掉的诡异。

……

……

一朵妖艳鲜红的玫瑰被夏日花绘插在瑰丽的白瓷器中。

颜色刺眼,对比强烈。

她穿着纯白精美的和服,优雅端庄的挽了挽垂下眉梢的发丝,将其抚至耳畔,动作轻柔,身姿宜人,唇边泛起浅笑。

一旁的插花教师见此,不由出口说道。

“二小姐今天难得用红玫瑰来进行插花呢。”

闻言,夏日花绘轻抿樱唇。

“今天是一个好日子。”

“所以要用喜庆,艳红的颜色为主题来装点一下。”

她秀眸继续在繁多颜色的万花从中寻找,朴素的茉莉,娟丽的栀子花,柔美的白百合。

将它们一一插在白瓷瓶中。

衬托那唯一的红玫瑰越发艳红,浓郁的像是鲜血一般。

“咚咚———”

敲门声随之响起。

插花教师看了一眼时间,躬身告辞。

“二小姐,今天的课程就到此为止,我们下个礼拜再见。”

随后,插花教师没有多言。

如同往日向门口走去。

刚开门,千狩谷司就出现在那里,两人点头交流,插花教师便不见了身形。

夏日花绘拿起白瓷器,走到门口递给千狩谷司。

“把它放在我的储藏室放起来,放在角落里就好。”

“是。”

于是,夏日花绘继续走在前面,千狩谷司走在后面,如同之前一般,两人不紧不慢的继续前行。

今天的课程已经全部结束了。

夏日花绘秀眸望向窗外,夕阳已然西下,昏黄的阳光挥洒大地,宛若铺上灿金的薄纱。

她怔怔发呆。

随后,陡然问道。

“好了,千狩管家不用管我了,向家主汇报我今天的行程吧。”

“是。”

言毕,千狩谷司转身就走,动作干练,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。

明面上,千狩谷司只是带夏日花绘今天一天行程的管家,然而暗地里,对方却是夏日家主派来监视她的管家。

每一日她的一举一动,都会向家主禀告。

当然,暗暗地里,千狩管家,不,千狩一脉已经完全被夏日花绘所掌控,而千狩谷司则是千狩一脉的话事人。

实际上,千狩谷司一开始并不是家主来安排监视夏日花绘的人选。

而是夏日花绘通过一些手段,将其置入。

方便为自己所用。

比如,处理九条麻野这一方面,就做的非常爽利干净。

夏日凛礼虽然算不上笨,甚至是聪明,种种反抗手段的确对夏日财阀起了抵制作用,但毕竟岁数太轻,难免年轻气盛,不能考虑周全。

九条麻野如果真的重伤,甚至是死在夏日家。

那么,九条家主的一通牢骚施压下来,夏日家主肯定会对夏日凛礼略施小戒。

而如果,对方没有死在夏日家。

没有了理由,夏日财阀虽然跟九条财阀是贸易伙伴,但本质上却是巴不得对方死的两个狼虎。

如果有一方财阀突然人间蒸发,另一方财阀根本不会难受,甚至会拍手叫好,在对方坟头蹦跶,然后尽可能的吞并对方的一切资产。

就算九条财阀问责为什么九条麻野死在回去的路上,夏日财阀顶多表面上调查一番,装模作样,根本不会深查。

甚至于,会将之前看到夏日凛礼打伤九条麻野的仆人,通通清理干净,防止事情外传。

当然,最最重要的理由是……

凛礼的房间门口是每天她要路过的地方。

九条麻野死在这里的话。

会脏的。

望着窗外,夏日花绘眨了眨眼睛。

她继续迈动步伐,葱白如玉的粉嫩脚趾轻触地面,没有任何细微的声音响起,仿佛这里没有人走路一般。

走了约莫十分钟。

夏日花绘来到了自己的房间,她推开门。

偌大的房间中没有丝毫的生气,有的只是昂贵的装饰品,书柜上还有大量的书籍,以供夏日花绘平日消遣。

值得一提的是,并没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